Newcastle

We have walked the north-most section of the Great North Walk. The track goes from forest through undergrowth heath (along a lagoon) and finally follows a long costal walk. The coastal park is quite special, because basically you will be walking on the relic of a large historic coal mine. The beach at the Newcastle end is very windy, shown by this clip. It was a fresh sunny walking!

橘子大梨驱车一路北上,走了Great North Walk的北头。这条路可了不起,从市中心到北方小镇New Castle共250公里的步行路程,走完需要16天(当然,速度记录是52小时,这已经超出了享受走路的范畴了)。最北边的14公里左右的路从沿着小溪从林中穿出,经过一个海滩后面的回水湾,然后一路的海滩路。

其中海滩路最有特色。这里海边的岩石镶嵌着煤层,用手就可以轻松撬下煤块来。橘子就念叨着,这下可准备当煤老板发财了。遗憾的是,橘老板似乎晚了一步。这段海岸路本身就开在一个经营了125年的大煤矿的遗址上面。

岁月砥砺,矿场已经化成乱石点缀的清水滩。行走其上,左手边是悬崖,中间镶嵌着亿万年前的植物化身而成的煤层,右边是太平洋波涛汹涌。矿场废弃的近一个世纪来,海浪不停歇地拍上来又撤回去,矿场的最外围已经跟礁石区融为一体。一方面大自然一刻也不停的把人类留在这儿的痕迹抹掉。另一方面,旧矿址又是历史遗迹保护区。任由似水流年洗刷正是澳洲人纪念祖先足迹的方式。我们经过的时候,在海浪拍得到的礁石上有一家人,被海水打湿还互相笑笑闹闹蛮开心的。走近发现他们竟然在跟过世的亲人告别,把骨灰撒进大海。无论是家人还是逝者生前的希望,这样回到自然,留下回忆,确实是潇洒的态度啊。写到这里,大梨的外公今天正好过世10周年了,家人也小小的团聚了一下,扫扫墓,念念旧。这样说来,外公在记忆里又鲜活了,跟今天这样的景色与心情在一起。果然是怀旧的一条路呵。

走到中午,快到Newcastle市区了,我们停下来吃午餐。出乎意料地,橘子准备了颜色风味均达到贤妻良母厅堂床上厨房水准的午餐便当。我们找到一处餐桌,景色非常拉风。不过字面意思上,这个餐桌也同样拉风--海风十分强劲,以致于我们头顶上就滑翔机抢风悬停着一动不动。吃过饭,路线分歧出现了:大梨讨厌走市区路,想折返,而橘子觉得海滩上走路那是相当不给力,希望去市区坐公交车返回停车场。经过摆地图讲道理,橘子赢。不过橘子选手总是喜欢玩非常勉强的局面。 在近乎空无一人的小城中央商务圈,我们找到那个一个小时只有一班的公交车的时候是1:28,而下班车正是1:29!然后我们就返程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