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12

范文情书一封

大梨是一个浪漫的IT理工男,和橘子在一起的每一天都会给橘子写一封或长或短或真诚或无厘头的情书。每天早上橘子都可以伴着大梨的情书迎接新的一天,虽然有时候大梨会忘记在早晨留下情书,但是当天晚上橘子也一定可以收获到迟到的感动。到现在,大梨已经写了满满一大盒的情书了。橘子也会在情书背面写下当天的心情,以便以后两人都老了,记忆也模糊了,还能通过这时记录的只言片语重新体会年轻时的悸动,还有两人在一起无数美好的片段。

大梨难得会写很长的信,更难得会写比较正经的信(用大梨妈妈的话说,大梨通常写信“写得很节约”,大梨妈妈和橘子一样都喜欢看很“贵”的信。恭喜大梨妈妈隆重登场,撒花!),所以橘子决定将近期得到的范文情书一封发出来,和大家一起分享一个感人的小故事。情书如下:

“橘,今天老公在纽时上看到一则小故事。有位欧洲的二战时期的士兵,他一生都辛苦漂泊。仗打完了,他到了美国,遇到了太太,找了份工作,过起了平静的日子。他们走过了差不多将近30年的生活,养大了三个孩子。老头在60年代末刚刚60出头时,觉得不舒服。结果检查出了肺癌。大夫说他还有9个月好活。他一算计,孩子们都大了,那时老娘还在世,就决定不要治病了,而且把老娘老婆都带回希腊老家去。“老家办丧事便宜,只要200块,美国要几千,不如多留点积蓄给老婆”他想。回到了爱琴海边上的那个小岛上,他觉得那个海风一吹,身子好受一些了,就在家里的园子里种菜。“我走后,老婆可以吃”他想。而结果是他吃到了自己种的菜,在那个小岛上他们又一起走了40多年,这些故事是他亲口讲的,他们的生活还在继续。而纽时的调查是那个神秘的岛:An island where people forget to die. 这故事有着不可思议的happy ending。老婆,我也要对你好,咱们就可以一起到很老很老。
本情书对文章中心思想做出了完全不着四六的解读,欲寻偏方请自行移步纽时!:)
爱你 大梨公
31 OCT 2012”

大梨虽然平时大大咧咧,可是也会有很细腻的感情。每每看到一些感人的、有趣的文章,总喜欢和橘子分享。橘子不相信一个岛有如此神秘的力量让人的生命延续,但是橘子相信爱会让一个人变得更加坚强。有着对父母,对妻子的强烈的爱,这位老兵在自己有限的时间里,努力为家人做更多的事让他们能在自己往生后舒适地度过余生。他的爱不仅照料了家人,也救了自己。橘子想,为自己爱的人而努力活每一天,一定是很幸福的事吧。

PS:顺便,橘子要用实际行动表示自己与上篇文章中的蜡笔画真是没有太大关系啊(除了被画的那个抽象的人头是按照我的脸画的)。大梨的速写功力绝对是毕加索门下的,橘子和大梨非师承一家,真是不敢苟同此种画风啊。下面是橘子一时兴起的小作品,主要作用就是为了与大梨“切磋切磋”。

蜡笔


橘子与大梨逛商店见到一盒彩色蜡笔,不用说,这顿时勾起了童年的回忆。所谓回忆不如复习,我们决定把蜡笔搬回家。

路上就开始思考人生了。对比生长在第一世界的小孩,我们小时候物质还是相对匮乏的。那个时候大梨最喜欢蓝色,天空的颜色,可是天空要画好大一片。所以蓝色总是不够用,也就不舍得画天空。而橘子则是喜欢黄色,黄色是跟各种颜色都很好搭配的颜色。所以也是总是不够用。总之,就是愈是喜欢的颜色就愈是总也不够。小时候谁都有无边无际的想象力,而且还有想到啥就随手涂鸦的勇气和闲工夫。涂鸦怎么说也算是童年的重要事业之一吧。除了传说中的现代艺术家们,这项事业也就是小时候玩玩票了。让童年的丰富受制于蜡笔的颜色,可真是可惜啊。

然而若不是小时候的这项经历,便不会有这样的遗憾与感叹。而关于这项小小的遗憾,大梨和橘子得到一次有意义的小交流,记录了一点小思考,以及一起绘制了小小的快乐和温暖。裸体站在集中营的登记处,被纳粹彻底抢“光”的Frankl想到,一个人的人生,本质上是他/她的精神体验的总和。从这个角度说起来,我们的生命是更加丰富了,而不是相反吧。

下面是涂鸦艺术欣赏时间,请传说中的现代艺术家登场。橘子(抽象的)脸颊上手形(疑似)物体是捏住她的脸来画画的罪恶之爪⋯⋯

Frankl, Viktor E., “Man’s Search for Meaning”, Beacon Press, 1959

康水易

去年大梨家里来了一只小狗。土头土脑土黄甚为泼实可爱。问爸妈怎么唤小狗儿,被告知小土无姓,单名唤做:“狗”。大梨大为不满,这名字起码得正经(proper noun)吧,叫一个狗字,丢了都找不到。名不正则吠不顺,乃决定先取一正经姓名。

回家大半年来,小狗被大梨娘塞得忒肥,以致大梨常常笑眯眯地跟她商量“不如咱们煮锅狗肉汤吧?”。小狗不通人语,往往这个时候还虎头上脸地拱过来蹭过去。这并不难理解:一个慈眉善目的家伙满脸堆笑,细言慢语地说着一门外语,好像跟你商量什么事情,这确实很难想到他想拿你煮汤。大梨因此常常爱称她为“汤汤~”。

作为大名,自然要比“汤汤”更上得了台面一些。很自然地,把“汤”字拆解即可:“水易”。还颇有水流云在,易行顺势的意境。还能当状态签名来用,比如调皮撒泼蛮不讲理的时候可以叫“水不易”,俯首帖耳低眉顺目的时候可以叫“水均易”⋯⋯ 至于姓氏就取自狗狗学名(Canis lupus familiaris),字头音译为汉字“康”,健康平安,吉利。至此,“康水易”大名告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