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


橘子与大梨逛商店见到一盒彩色蜡笔,不用说,这顿时勾起了童年的回忆。所谓回忆不如复习,我们决定把蜡笔搬回家。

路上就开始思考人生了。对比生长在第一世界的小孩,我们小时候物质还是相对匮乏的。那个时候大梨最喜欢蓝色,天空的颜色,可是天空要画好大一片。所以蓝色总是不够用,也就不舍得画天空。而橘子则是喜欢黄色,黄色是跟各种颜色都很好搭配的颜色。所以也是总是不够用。总之,就是愈是喜欢的颜色就愈是总也不够。小时候谁都有无边无际的想象力,而且还有想到啥就随手涂鸦的勇气和闲工夫。涂鸦怎么说也算是童年的重要事业之一吧。除了传说中的现代艺术家们,这项事业也就是小时候玩玩票了。让童年的丰富受制于蜡笔的颜色,可真是可惜啊。

然而若不是小时候的这项经历,便不会有这样的遗憾与感叹。而关于这项小小的遗憾,大梨和橘子得到一次有意义的小交流,记录了一点小思考,以及一起绘制了小小的快乐和温暖。裸体站在集中营的登记处,被纳粹彻底抢“光”的Frankl想到,一个人的人生,本质上是他/她的精神体验的总和。从这个角度说起来,我们的生命是更加丰富了,而不是相反吧。

下面是涂鸦艺术欣赏时间,请传说中的现代艺术家登场。橘子(抽象的)脸颊上手形(疑似)物体是捏住她的脸来画画的罪恶之爪⋯⋯

Frankl, Viktor E., “Man’s Search for Meaning”, Beacon Press, 19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