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12

新年快乐

2012年结束了,2013年开始了。

可以说一下关于2012年底世界末日的玛雅预言是这样的。这跟2013年,中国的马年有关。大家知道,玛雅文明活跃于美洲。而美洲大陆主要是南北走向的地形。特别地受安第斯山脉的影响,印加和阿兹狄克帝国都有着狭长的条状领土。这样的地形不利于农业技术的传播。因为大家知道,南橘北枳。农作物对于南北维度带来的气候变化还是很敏感的。这样发源于一地的农业种植培育技术就不能适应于广大的地区(因为国土是南北展开的)。这样一来的后果就是大家知道的,美洲文明的部落始终保持着狩猎为生的习惯。

不仅如此,美洲人的狩猎技术其实是过于精湛了。因为大家知道,美洲原住民其实是在第四纪冰河末期经过其时尚被冰封的白令海峡,从我天朝化外北狄地区迁徙而去。彼时欧亚大陆板块上各色生灵已饱受砥砺,物竞天择早就教会它们怎样在人类的地盘上讨一条活路。而美洲的动物则不谙世事,不知人乃奸诈险恶之物。这样被野蛮的北方狄人一猎,竟纷纷绝种了。

然而所谓因果循环报应不爽。万八千年后,正是“西班有牙(*)“族飘洋过海,仰仗美洲土人无法匹敌的秘密武器——马,以一敌千,以区区几十人从万军中擒走阿兹狄克王如探囊取物(**)。最终导致美洲文明的崩溃。

早在牙来之前千百年,玛雅的巫师在大麻的烟雾中,冥冥地受到母国文明的指引,感觉到帝国终将毁于马蹄之下,所以做出了2012末日的预言。

关于这件事情就是这样的,都已经过去了。而且大家知道,2013年并不是马年。所以以上完全是胡扯,下面是新年烟火时间。

* 体仁阁大学士徐桐:“西班有牙,葡萄有牙,牙而成国,史所未闻,籍所未载,荒诞不经⋯⋯”
** http://en.wikipedia.org/wiki/Moctezuma_II

==== AN ENGLISH SUMMARY ====
Basically, the post is a sarcastic parody of those “explanations” of the Mayan “prophecy” of the end of world. It says: 2012 is the end to Mayan people because 2013 is the Chinese year of horse. First, native Americans were defeated by Spaniards mainly because they didn’t have any draft/combat animal comparable to horse. Second, those native people originally migrated to America from an Asian region close to China. So they knew 2013 is the year of the animal that would terminate their civilisation. Therefore, they said 2012 would be the end.

However, 2013 is NOT the year of horse. Thus all above is totally horse-shit (***).

(***) suggested by one who co-appriciates the end products of the congestion tracts belonging to noble or ignoble animals.

=============================

 

烟花蛮好看得,丰富多彩各有不同。

就是到后面烟也太大了点。

最后简直是邪恶的烟⋯⋯ 场面非常感人,跟打仗似的。

草莓香

1.Penrith摘草莓农家乐

又是一个周末的开始,经过几个周的休整,这个周末橘子和大梨又出发啦!

常上网的朋友们一定注意到最近各大悉尼的华人网站纷纷出现了摘樱桃的广告,大致就是一个人多少钱,可以由旅游公司带你到这个地方体会亲自摘樱桃的农家乐。橘子和大梨也想体会一把澳洲农民的工作,便很早就开始在网上搜罗信息。无奈,这个有名的樱桃园实在太远了,距离市区有5个小时的车程,果断放弃。而其他的很多农场,现在还不到开放时间(大部分都要到12月份才开放,而我们开始计划的时候才10月底左右),我们喜欢的桔子、苹果、葡萄等等都还不在适合采摘的季节。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可以采摘草莓的农场,需要提前预约。又经过了几个星期的联系和各种事情的时间安排,总算在这个周末可以实现我们的草莓之旅了。

Continue reading

风,大风

今天出门疯,遇到了妖异的大风。橘子大梨以前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风,一阵吹过沙滩,带起的沙子拍在身上就像被抽一个耳光。鸟都飞不起来。有视频片断为证。

一条通往沙滩的路,本是平平常常的一条小道,在狂风下,却像魔鬼附身一般妖孽。沙子被风吹起,在空中乱舞,然后狠狠地甩在我们的脸上、胳膊上、腿上。旁边的小姑娘倒是玩得很欢快,一路尖叫,一路被风沙“鞭打”。

从风沙中走过一遭,除了两只鞋了装了满满的沙子,我们的耳蜗里、头发里、嘴里⋯⋯都不能幸免。

听说市区内Glebe附近的一棵古树,被大风连根拔起,更别提我们还在海边,那场景真真是妖风四起啊。

五彩饭团

经过几个周的休息,橘子和大梨又开始活动筋骨,入山游玩啦。

这次出发前并没有太充分的时间,所以橘子利用家里有的材料匆匆准备了简单、可口的五彩饭团作为野餐的食物。接下来和大家分享一下饭团的做法,在为野餐食物发愁的孩子们不如尝试一下吧。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