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14

春雨驚春

居於鄉間或是大城市各有好處與不便,千人有千種不同的見解。我們喜歡鄉間的生活方式,其中一個理由卻是非要從城裏長大,成年後再來到鄉間才會體會的:鄉間的生活對於語文是大有裨益。

親事稼穡一載有餘,我們吃驚地發現相當比例的漢語成語乃是以農事喻世事。自小在城市長大,語文知識都是從課本學來,乃至成年,出口成章,那些詞語的寓意已經變成了最自然而然的語義。卻不再想對字面意思刨根究底。但是親手整理花花草草的時候,常常突然覺悟,“原來如此啊!”比如拔野草,你就會狠狠地想,“我要斬草除根!”,待到滿頭大汗方才發現原來這些枝枝蔓蔓“盤根錯節”。

更多一點感觸是,這些雙手粘泥的事物給予人一個小小的機會,在工業文明和天地洪荒之間向後者接近一點,得以一瞥,然後景仰。比方說,一場不大不小的雨可以給我們的小院子送來幾噸水。日子久了,就學會除了衛星,眼睛也是可以發現大自然的禮包的。下雨呢,書本上說的原理就是太陽加熱地面,水氣蒸騰,凝結後落下。這跟蒸米飯的時候鍋蓋子往下滴水是一樣的。向上的氣流就像吸塵器一樣,當雲還沒有到你的正上方的時候,你感覺到的就是大風。就像下面的圖說明的一樣。

然而置身其中,你感覺有一個帥氣得多的描述“風起雲湧”。【釋義】:大風刮起,烏雲湧現。比喻新事物相繼興起,聲勢很盛。【出處】:宋·蘇軾《後赤壁賦》:“劃然長嘯,草木震動,山鳴谷應,風起水湧。”

乾旱了整個冬天,新南威爾士終於等來了她潮濕的春天。本週春雷不停,風起雲湧。

雨水,延長的日照,以及隨之而來的溫度帶來了春意盎然。但是還沒有春色滿園。如果按照北半球的節氣算起來,我們是雨水和驚蟄之間。幾場雨水過去,植物開始發芽,在花枝上我們也迎來了老對手:蚜蟲。蜘蛛們也回來了。這些節氣有著多麼貼切的名字!(看我說過親歷農事對語文有好處的⋯⋯)

本週的春風春雨和小妞如期奉上:

春天門口的雜技

本來標題想寫“雜記”,但是我家的卟嘟和卟嘟娘都學了新技術。那麼就寫成這樣了。

以後我家博客卟嘟娘也要幫忙打理了。這可是個雜技活哦。帶著娃學習網站維護,真是不簡單呢。卟嘟小姐的主要敵人還是疹疹怪,主要朋友倒是多了很多,除了火爐伯伯(快下班了,你看,春天姐姐都到門口了),音箱舅舅,⋯⋯跟花花世界又有了很多交往。

信不信由你,下面的跟您的這段小互動乃是卟嘟娘獨自寫javascript的創作哦!

卟嘟爹也比較忙,抓住小夥子們(和一個女小夥子)惡狠狠地讓人家學會“用江森不等式做一個緊的後驗分佈的下限,然後鬆弛庫爾巴克互信息量和聯合分佈的期望來提高下限以及真正的後驗分佈”這種最基本的入門知識。(我有的時候真是不太清楚怎樣回答“你忙啥呢?”這種問題-_-#)
密碼還是跟以前一樣,要是看不了視頻,可以點擊這裡試試。

最近嘟嘟有了很多稱號,比如嘟嘟,嘟嘟崽崽,卟嘟嘟嘟,⋯⋯,以至於我們覺得卟嘟已經成了她的學名。其實,本想在互動的時候考校一下我家卟嘟大名的。她叫Aurora,是極光的意思(好吧,北半球的人民們,你們把它叫做北極光)。

我們的太陽外層的大氣跟地球外層的大氣一樣,是還流的,這樣就造成了像是開鍋的熱水的情況,有漩渦,有汽泡,有時候勝騰,有時候下沉。我們會看見什麼紅斑啊,黑子啊。太陽跟疹疹怪搏鬥的結果是拋出大量的離子風暴,而我們本來都該被暴掉的。幸好地球伯伯是個大磁鐵,這些離子被捉拿到兩極的地區,然後在那裏跟大氣中的氧和氮碰撞,把這些原子撞得暈暈乎乎,散出漫天的彩色的光。這與哈勃望遠鏡看見的深空彩色的離子漿(雲)是一樣的。Aurora是星際霓虹!

今年正好是極光年,因為太陽赤道附近的還流比較快而極地附近的還流比較慢,這一差異差不多每隔11個地球年會讓太陽的大氣經歷一次颱風一樣的紊亂狀態。趁太陽公公出疹疹,來我們這裡看Aurora吧!

一隻小卟嘟

今天在這裡給大家展示一下我家卟小姐。過去的這個禮拜她非常忙碌,學著幹這個幹那個的。而卟爹卟娘也非常忙碌,博客長草長期不掃。

但是家庭的組建,特別是卟小姐的出生好像給生活加了一個錨點,怎麼航行好像都有一個母港,那就記錄一些日誌吧。

本週的卟嘟小姐:

上兩周的小姐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