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雨驚春

居於鄉間或是大城市各有好處與不便,千人有千種不同的見解。我們喜歡鄉間的生活方式,其中一個理由卻是非要從城裏長大,成年後再來到鄉間才會體會的:鄉間的生活對於語文是大有裨益。

親事稼穡一載有餘,我們吃驚地發現相當比例的漢語成語乃是以農事喻世事。自小在城市長大,語文知識都是從課本學來,乃至成年,出口成章,那些詞語的寓意已經變成了最自然而然的語義。卻不再想對字面意思刨根究底。但是親手整理花花草草的時候,常常突然覺悟,“原來如此啊!”比如拔野草,你就會狠狠地想,“我要斬草除根!”,待到滿頭大汗方才發現原來這些枝枝蔓蔓“盤根錯節”。

更多一點感觸是,這些雙手粘泥的事物給予人一個小小的機會,在工業文明和天地洪荒之間向後者接近一點,得以一瞥,然後景仰。比方說,一場不大不小的雨可以給我們的小院子送來幾噸水。日子久了,就學會除了衛星,眼睛也是可以發現大自然的禮包的。下雨呢,書本上說的原理就是太陽加熱地面,水氣蒸騰,凝結後落下。這跟蒸米飯的時候鍋蓋子往下滴水是一樣的。向上的氣流就像吸塵器一樣,當雲還沒有到你的正上方的時候,你感覺到的就是大風。就像下面的圖說明的一樣。

然而置身其中,你感覺有一個帥氣得多的描述“風起雲湧”。【釋義】:大風刮起,烏雲湧現。比喻新事物相繼興起,聲勢很盛。【出處】:宋·蘇軾《後赤壁賦》:“劃然長嘯,草木震動,山鳴谷應,風起水湧。”

乾旱了整個冬天,新南威爾士終於等來了她潮濕的春天。本週春雷不停,風起雲湧。

雨水,延長的日照,以及隨之而來的溫度帶來了春意盎然。但是還沒有春色滿園。如果按照北半球的節氣算起來,我們是雨水和驚蟄之間。幾場雨水過去,植物開始發芽,在花枝上我們也迎來了老對手:蚜蟲。蜘蛛們也回來了。這些節氣有著多麼貼切的名字!(看我說過親歷農事對語文有好處的⋯⋯)

本週的春風春雨和小妞如期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