兜海风

上回偶遇了白沙滩,可惜时间所限,不得多留。今天清晨出发,特地再次拜访。

好久没有贪早行路,出门即遇见不同寻常的状况。湿冷的空气,浓雾弥漫。特别地是,雾气就像睡着了不小心飘荡到地面的云朵。一团一团地:转过一个街角,蓬面而来(赶紧减速关高光开雾灯,低速划雨刷),再上一个高坡,发现湿气和雾气向下流淌去了,豁然开朗,(赶紧开大灯,加速,关雾灯,关雨刷)。手动档的新车,忙活得跟打街霸一样。

清晨的Wollongong是一派清晨的景象!初升的朝阳统治了天空,极远的地方有厚重的积雨云和来自或者去往不知多远的远方的远洋巨轮,都温顺地排在地平线上。安静且无害。
wlg

不等审美疲劳,继续沿着Grand Pacific Drive前行。与上次寻此路而行相比,无人导航,却多了不少行路经验。居然一个路口不差地走下了这百八十公里。期间经过当年误入的工厂院子,路上小憩吃冰淇淋的小店,环视南部高地丘陵起伏的观景点……没有停下,都是几秒钟即闪过,然而贪吃的,导航出错慌张的,见到美景兴奋的,各种橘子还是滚滚而出。我决定Grand Pacific Drive是我们的路。

早早到达白沙滩,我决定从相邻的小镇(Vincentia),沿一条林间小路亲自走过去。林间走了两公里多,眼看就要到了。折返,驱车(这要绕10多公里)开到白沙滩,走沙滩。Jervis Bay是一片平静而广阔的水域。库克船长当年到达这里的时候,碰巧风向不对。船长只好继续前行,最终多走了百多公里,在Botany Bay登陆。于是有了悉尼,而Jervis Bay就这样平平静静的潮涨潮落200多年,就想她在之前的两亿年那样。碧浪白沙,踏浪逐日。如果我们的天文学模型靠谱,40亿年往后,日将满天,真正吞天噬地。橘子无论在天涯海角都会害怕的。但要是跟我融为一处,她就该安心了。俱为星际尘沙。走完白沙滩之前,又折返,这么漂亮的地方,得等她一起通关。
Ausgeolbasic
treading-water

路上被人嫌慢,钉着屁股开。索性礼让三先。停车处却是一个漂亮的小镇,袋鼠谷,袋鼠没见到。却有一家古色古香的店铺,名“怀旧工厂”,书虫如我,自然盯上各种老杂志,包括一本索价不菲的1959年的Play Boy。淘得小书。心满意足。
treading-water

treading-wa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