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不在高

咱家开门见的那山真算是个安静的去处。卡通巴(Katoomba)就是山上最大的镇子了,就算这么“繁华”的大镇,达赖喇嘛仍然可以平平常常地做一场演讲。强国都不来打扰他。达赖喇嘛说,这山这镇有“灵气”(spiritual)。原来咱们大梨橘子平时经常来沾灵气啊,怪不得孕育一只充满spirit的嘟。演讲的票还是早早一个月前就买不到了,只能远远地望一眼。虽然达赖喇嘛常常来澳,但是他毕竟高龄了,而且这么僻静的所在,该不会常常来了吧。达赖喇嘛已经宣布不再转世了,真不知几生几世能得瞥一眼。

lama

虽然不信佛教,但是雪山上的藏人实在是很特别。当研究或者了解接触一种文化,丧葬仪式是其中占有很重要地位的一个元素了。藏人在这方面与众不同,既没有一把火烧掉的告别,更没有弄个万年防腐的棺材或者做个木乃伊那样的贪恋:跟尘世一旦告别,身体马上拿去喂鸟,立即回到生物圈的循环中去。简直是洒脱地丧心病狂出类拔萃。这样特别的雪山里的藏人的精神领袖,来给你讲人生该怎样放下,怎样快乐。简直就像少林扫地僧来指导你怎样扫地一样。真的应该看一眼啊。

顺便来到劳拉小镇边上的芳草地,就着灵性山谷的风,吃了一顿饭(当初一家人野餐的地方,各位万里之外们,想念,速来)。然后又在某秘密甜品店享受一杯咖啡,美好极了,幸福所在。

picnic

我知道各位看我啰嗦到现在,都在找某只小人儿,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