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家

再來BBC集錦。最近世道不安,敘利亞的內戰已經持續了3,4年,每週都有大批的難民乘桴浮於海,飄向還不起債的希臘。輾轉到義大利法國,從加萊海岸搭起帳蓬,等待那麼一輛幸運小卡車,攀上去,穿過英法隧道,到達流淌著奶與蜂蜜的英國⋯⋯或者摔斷雙腿雙腳,無窮地等待下去。這種敦克爾刻一般的場景,讓人回忆起那更不太平的岁月。

廣島(Hiroshima)原子彈扔下去70年了。BBC的歷史頻道採訪了一位當年的小女孩,回憶是這樣的:

她當時正在廣島火車站,一瞬間,整個世界突然全黑了。當她反應過來的時候,目之所及的一切全部都塌掉了。她的同學被壓在下面,火從四周包圍過來。她怎樣也拉不出來同學,只要扯開手跑掉了,另一個小女孩的聲音70年來一直在耳邊響起來。

她覺得很奇怪,為什麼大家都開始穿一樣的短褲和襯衫,看仔細了才發現,是燒傷的人,掛著皮膚亂跑。所有的人都在喊一個詞:水水。有人喊了半天,喝到一口水,就躺下,死掉了。

她無處可去,回到學校。三個同學交給她照顧,他們全身,包括臉,都燒掉了,一直在咳血,一直在說,水,水。其中兩個很快就死了。剩下的那個只是不停的嘟囔“水,媽媽”,天亮前也死了。

70年來,該不該扔原子彈爭論不停。如果不扔,很多人,基本上可以肯定更多人,仍然會死於拖下來的戰爭。但是炸彈畢竟炸死了很多無辜的人 —— 再怎麼說,這也是實用主義的價值觀(utalitarianism):為了大多數人更大的利益(for the greatest interest of the greatest number of people)就是正義的。但是希特勒,斯大林,毛澤東,波爾布特,金胖們背書的確正是實用主義。從康德的人本主義的(Kantian)的角度來看,把那些日本人,起碼其中的無辜者當成手段(means)爾不是目的(ends)是不對的。然而若非如此,將會死於登陸的士兵們豈不是實現所謂正義的手段?最古老的正義觀,蘇格拉底柏拉圖時代提倡,正義當由賢者就具體問題分別處置。而賢者如蘇格拉底從來不需要面對毀天滅地的程度的原子武器吧。也許真如伊利亞德所吟唱一般,70年前走到這一步乃是神的憤怒⋯⋯只怪80年前:

parade1934-b

parade1934-c

DYYDY4 Adolf Hitler attends an RAD parade in Nuremberg, 1934

閨女回來了,見伊如窺得未來。不希望有憤怒於人間的或者何處。(視頻可下載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