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Life/生活

归家

短短几天的愉快旅程过去了,回到了自己的小窝。赶紧补交上周作业。

孜孜不敢倦~

旅行也很精彩哈!请尽情期待。

如果视频不加载,请点击这里

英式小镇菜谱

首先,你需要一个邮局。有了邮局,甭管叫猎户庄(Hurntersville)还是铁匠屯(Smithsfiled)。咱们镇在组织上就算有了一个编号,这儿就算是一块儿地方了。

镇,就是大伙儿凑在一起过日子的地方。为啥要扎堆凑伙呢?互通有无,取长补短嘛。这古今中外都是一样的,看看比咱大一个级别的“市”吧:

市,买卖之所也。——《说文》。按,古者神农作市,或曰祝融也。
市者,货之准也。——《管子·乘马》
大市日昃而市,百族为主;朝市朝时而市,商贾为主;夕市夕时而市,贩夫贩妇为主。——《周礼·司市》
因井田以为市,故俗语曰市井。——《公羊传·宣公十五年》注
肆之市朝。——《论语》
商贾皆欲藏于王之市。——《孟子·梁惠王上》

所以呢,镇上要有一条大街来做市集。英式菜谱实用主义至上,这条街一般起名就叫“大街”(High Street)。作为一个令人尊敬的小镇,在“大街”上要有个杂货铺,新鲜果蔬摊子,书报摊子,肉店,酒肆,烤面包房,药房,再加上个贩海鲜的,就基本成型了。锦上添花的那就要有点女孩子喜欢的七零八碎小铺,布匹衣服,五金修锁修鞋摊,再用咖啡香,时不时飘过来烤香肠味儿串一串,这镇子就生灵活现了!

怎样,喜欢电子游戏的有没有感觉有点像去杂货铺整点零碎,药房买两瓶红药,蔬菜摊子上弄点蓝药,衣服摊子补补装备……?

现实中,英式的很多城市就是好多好多这样的小镇自发地连起来的(大型基建规划从大宪章的年代开始就不怎么受待见了)。即使现在的大都市中,依然可以辨别出一个一个的区域中心。这样的区域中心里面一般有一个以某个超大超市(杂货铺)为支撑的购物中心,里面依样学样,就是一个浓缩的小镇大街。

更加幸福的是,这种原汁原味的小镇还是随处可见的,这不是,这个离家就20分钟。咱们去看看吧。

春天門口的雜技

本來標題想寫“雜記”,但是我家的卟嘟和卟嘟娘都學了新技術。那麼就寫成這樣了。

以後我家博客卟嘟娘也要幫忙打理了。這可是個雜技活哦。帶著娃學習網站維護,真是不簡單呢。卟嘟小姐的主要敵人還是疹疹怪,主要朋友倒是多了很多,除了火爐伯伯(快下班了,你看,春天姐姐都到門口了),音箱舅舅,⋯⋯跟花花世界又有了很多交往。

信不信由你,下面的跟您的這段小互動乃是卟嘟娘獨自寫javascript的創作哦!

卟嘟爹也比較忙,抓住小夥子們(和一個女小夥子)惡狠狠地讓人家學會“用江森不等式做一個緊的後驗分佈的下限,然後鬆弛庫爾巴克互信息量和聯合分佈的期望來提高下限以及真正的後驗分佈”這種最基本的入門知識。(我有的時候真是不太清楚怎樣回答“你忙啥呢?”這種問題-_-#)
密碼還是跟以前一樣,要是看不了視頻,可以點擊這裡試試。

最近嘟嘟有了很多稱號,比如嘟嘟,嘟嘟崽崽,卟嘟嘟嘟,⋯⋯,以至於我們覺得卟嘟已經成了她的學名。其實,本想在互動的時候考校一下我家卟嘟大名的。她叫Aurora,是極光的意思(好吧,北半球的人民們,你們把它叫做北極光)。

我們的太陽外層的大氣跟地球外層的大氣一樣,是還流的,這樣就造成了像是開鍋的熱水的情況,有漩渦,有汽泡,有時候勝騰,有時候下沉。我們會看見什麼紅斑啊,黑子啊。太陽跟疹疹怪搏鬥的結果是拋出大量的離子風暴,而我們本來都該被暴掉的。幸好地球伯伯是個大磁鐵,這些離子被捉拿到兩極的地區,然後在那裏跟大氣中的氧和氮碰撞,把這些原子撞得暈暈乎乎,散出漫天的彩色的光。這與哈勃望遠鏡看見的深空彩色的離子漿(雲)是一樣的。Aurora是星際霓虹!

今年正好是極光年,因為太陽赤道附近的還流比較快而極地附近的還流比較慢,這一差異差不多每隔11個地球年會讓太陽的大氣經歷一次颱風一樣的紊亂狀態。趁太陽公公出疹疹,來我們這裡看Aurora吧!

一隻小卟嘟

今天在這裡給大家展示一下我家卟小姐。過去的這個禮拜她非常忙碌,學著幹這個幹那個的。而卟爹卟娘也非常忙碌,博客長草長期不掃。

但是家庭的組建,特別是卟小姐的出生好像給生活加了一個錨點,怎麼航行好像都有一個母港,那就記錄一些日誌吧。

本週的卟嘟小姐:

上兩周的小姐請看:

婚礼预告片

经过猛烈的准备,橘子大梨终于举行了各路亲朋纷纷翘首期盼婚礼。

先上一段当天幸福的视频剪辑(由常先生,李川和高龙彬以及他们的各位同事精心制作,感谢他们),集中演示了一下主要亮点:

  1. 山东是如何折腾新郎伴郎的
  2. 新郎体力到位,新娘身材配合,各种抱毫无压力
  3. 老爷车很拉风
  4. 当天有很多风给我们拉
  5. 风太多,硬是吹出来碧海蓝天

更多精彩待稍后奉上。谢谢观赏!

筑巢记(预告片)

网上休眠这段时间,橘子大梨安了一个窝。窝叫”伍哈伍德.瑟奎特“在悉尼伯漉山脚下一个叫做格里摩的小镇。这段时间的生活各种纷呈点点滴滴给我们积了一吨话要说。狼故事肖特讲,橘子大梨总算住下了。先上几张照片谐趣看官:)

 

 

 

 

家门口的一棵树,住下来,它就开出一树紫花欢迎欢迎吧。站在门口,太阳落入伯漉山,漫天都是金色的光,紫花树这时候会把一副画送给我们的客厅。


而且他决定再开上一阵儿,看后面是我们的窝。

 

 

 

 

这是大梨在伍哈伍德.瑟奎特召唤刚刚接通的大地能量(天然气)的成果。如果你看这两张照片的标题和说明(神马?从来不知道我们网站的照片都会讲故事?!!鼠标箭头滑到照片上,点击上方渐显菜单上的小圆圈里面的”i“字母!),你会发现这是两道非常精致的菜:1 ”意大利面陪瑞士芝士碎,煮四季豆,玉米和素食火腿“ 以及 2 ”煮四季豆,玉米,烤鸡填充燕麦迷迭香及鼠尾草,印度洋鱼类制蟹肉棒“。如你可能猜到的,这样讲究的食物那是为了特殊场合而准备的,比如准备旅行,清空冰箱。

总之,现在要回家婚礼了——各位请期待再一个狼故事,以及各种狼故事合起来的更加狼的故事⋯⋯但是总而言之,就像各种狼故事的结尾一样:他们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

新年快乐

2012年结束了,2013年开始了。

可以说一下关于2012年底世界末日的玛雅预言是这样的。这跟2013年,中国的马年有关。大家知道,玛雅文明活跃于美洲。而美洲大陆主要是南北走向的地形。特别地受安第斯山脉的影响,印加和阿兹狄克帝国都有着狭长的条状领土。这样的地形不利于农业技术的传播。因为大家知道,南橘北枳。农作物对于南北维度带来的气候变化还是很敏感的。这样发源于一地的农业种植培育技术就不能适应于广大的地区(因为国土是南北展开的)。这样一来的后果就是大家知道的,美洲文明的部落始终保持着狩猎为生的习惯。

不仅如此,美洲人的狩猎技术其实是过于精湛了。因为大家知道,美洲原住民其实是在第四纪冰河末期经过其时尚被冰封的白令海峡,从我天朝化外北狄地区迁徙而去。彼时欧亚大陆板块上各色生灵已饱受砥砺,物竞天择早就教会它们怎样在人类的地盘上讨一条活路。而美洲的动物则不谙世事,不知人乃奸诈险恶之物。这样被野蛮的北方狄人一猎,竟纷纷绝种了。

然而所谓因果循环报应不爽。万八千年后,正是“西班有牙(*)“族飘洋过海,仰仗美洲土人无法匹敌的秘密武器——马,以一敌千,以区区几十人从万军中擒走阿兹狄克王如探囊取物(**)。最终导致美洲文明的崩溃。

早在牙来之前千百年,玛雅的巫师在大麻的烟雾中,冥冥地受到母国文明的指引,感觉到帝国终将毁于马蹄之下,所以做出了2012末日的预言。

关于这件事情就是这样的,都已经过去了。而且大家知道,2013年并不是马年。所以以上完全是胡扯,下面是新年烟火时间。

* 体仁阁大学士徐桐:“西班有牙,葡萄有牙,牙而成国,史所未闻,籍所未载,荒诞不经⋯⋯”
** http://en.wikipedia.org/wiki/Moctezuma_II

==== AN ENGLISH SUMMARY ====
Basically, the post is a sarcastic parody of those “explanations” of the Mayan “prophecy” of the end of world. It says: 2012 is the end to Mayan people because 2013 is the Chinese year of horse. First, native Americans were defeated by Spaniards mainly because they didn’t have any draft/combat animal comparable to horse. Second, those native people originally migrated to America from an Asian region close to China. So they knew 2013 is the year of the animal that would terminate their civilisation. Therefore, they said 2012 would be the end.

However, 2013 is NOT the year of horse. Thus all above is totally horse-shit (***).

(***) suggested by one who co-appriciates the end products of the congestion tracts belonging to noble or ignoble animals.

=============================

 

烟花蛮好看得,丰富多彩各有不同。

就是到后面烟也太大了点。

最后简直是邪恶的烟⋯⋯ 场面非常感人,跟打仗似的。

草莓香

1.Penrith摘草莓农家乐

又是一个周末的开始,经过几个周的休整,这个周末橘子和大梨又出发啦!

常上网的朋友们一定注意到最近各大悉尼的华人网站纷纷出现了摘樱桃的广告,大致就是一个人多少钱,可以由旅游公司带你到这个地方体会亲自摘樱桃的农家乐。橘子和大梨也想体会一把澳洲农民的工作,便很早就开始在网上搜罗信息。无奈,这个有名的樱桃园实在太远了,距离市区有5个小时的车程,果断放弃。而其他的很多农场,现在还不到开放时间(大部分都要到12月份才开放,而我们开始计划的时候才10月底左右),我们喜欢的桔子、苹果、葡萄等等都还不在适合采摘的季节。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可以采摘草莓的农场,需要提前预约。又经过了几个星期的联系和各种事情的时间安排,总算在这个周末可以实现我们的草莓之旅了。

Continue reading

风,大风

今天出门疯,遇到了妖异的大风。橘子大梨以前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风,一阵吹过沙滩,带起的沙子拍在身上就像被抽一个耳光。鸟都飞不起来。有视频片断为证。

一条通往沙滩的路,本是平平常常的一条小道,在狂风下,却像魔鬼附身一般妖孽。沙子被风吹起,在空中乱舞,然后狠狠地甩在我们的脸上、胳膊上、腿上。旁边的小姑娘倒是玩得很欢快,一路尖叫,一路被风沙“鞭打”。

从风沙中走过一遭,除了两只鞋了装了满满的沙子,我们的耳蜗里、头发里、嘴里⋯⋯都不能幸免。

听说市区内Glebe附近的一棵古树,被大风连根拔起,更别提我们还在海边,那场景真真是妖风四起啊。

范文情书一封

大梨是一个浪漫的IT理工男,和橘子在一起的每一天都会给橘子写一封或长或短或真诚或无厘头的情书。每天早上橘子都可以伴着大梨的情书迎接新的一天,虽然有时候大梨会忘记在早晨留下情书,但是当天晚上橘子也一定可以收获到迟到的感动。到现在,大梨已经写了满满一大盒的情书了。橘子也会在情书背面写下当天的心情,以便以后两人都老了,记忆也模糊了,还能通过这时记录的只言片语重新体会年轻时的悸动,还有两人在一起无数美好的片段。

大梨难得会写很长的信,更难得会写比较正经的信(用大梨妈妈的话说,大梨通常写信“写得很节约”,大梨妈妈和橘子一样都喜欢看很“贵”的信。恭喜大梨妈妈隆重登场,撒花!),所以橘子决定将近期得到的范文情书一封发出来,和大家一起分享一个感人的小故事。情书如下:

“橘,今天老公在纽时上看到一则小故事。有位欧洲的二战时期的士兵,他一生都辛苦漂泊。仗打完了,他到了美国,遇到了太太,找了份工作,过起了平静的日子。他们走过了差不多将近30年的生活,养大了三个孩子。老头在60年代末刚刚60出头时,觉得不舒服。结果检查出了肺癌。大夫说他还有9个月好活。他一算计,孩子们都大了,那时老娘还在世,就决定不要治病了,而且把老娘老婆都带回希腊老家去。“老家办丧事便宜,只要200块,美国要几千,不如多留点积蓄给老婆”他想。回到了爱琴海边上的那个小岛上,他觉得那个海风一吹,身子好受一些了,就在家里的园子里种菜。“我走后,老婆可以吃”他想。而结果是他吃到了自己种的菜,在那个小岛上他们又一起走了40多年,这些故事是他亲口讲的,他们的生活还在继续。而纽时的调查是那个神秘的岛:An island where people forget to die. 这故事有着不可思议的happy ending。老婆,我也要对你好,咱们就可以一起到很老很老。
本情书对文章中心思想做出了完全不着四六的解读,欲寻偏方请自行移步纽时!:)
爱你 大梨公
31 OCT 2012”

大梨虽然平时大大咧咧,可是也会有很细腻的感情。每每看到一些感人的、有趣的文章,总喜欢和橘子分享。橘子不相信一个岛有如此神秘的力量让人的生命延续,但是橘子相信爱会让一个人变得更加坚强。有着对父母,对妻子的强烈的爱,这位老兵在自己有限的时间里,努力为家人做更多的事让他们能在自己往生后舒适地度过余生。他的爱不仅照料了家人,也救了自己。橘子想,为自己爱的人而努力活每一天,一定是很幸福的事吧。

PS:顺便,橘子要用实际行动表示自己与上篇文章中的蜡笔画真是没有太大关系啊(除了被画的那个抽象的人头是按照我的脸画的)。大梨的速写功力绝对是毕加索门下的,橘子和大梨非师承一家,真是不敢苟同此种画风啊。下面是橘子一时兴起的小作品,主要作用就是为了与大梨“切磋切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