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Uncategorized

秋天抓住夏天的尾巴

今年迟迟无凉意啊。

嗯,我知道大伙等着视频哪,所以今天虽然无时间啰嗦完,但是视频先放上来。

注意,权限问题,今日视频不可用,我会发送至微信各位!

声明,弃用youku,原创还要证明,又要审查。咱背井离乡不就是躲这一口么!

今天三个视频地址分别是
02-29
03-12
03-19
本站存储,点击另存为即可下载保存。

龙抬头之际的新年好

春雨惊春清谷天,小博客都长草啦。现在呀,宝宝可长本事啦。有时候忙起来,大梨和橘子真是顾头不顾脚。本期视频呀,难以置信地草率!但是咱们重在露脸。就像雨水惊蛰之际的小虫,爬出来看看春光,咱们又活动起来啦!

虽然只有一个场景,但是标志果果小朋友的重要人生里程碑哟:果果姐姐两岁!嘟嘟很喜欢果果姐姐,来为她庆生吧。

新年的时光

各位新年快乐。近期水果成熟季,橘子大梨有些忙不过来。小嘟嘟同学许久没有登台了。但是她确实还在表演的,近期就会将这一个半月的视频放上来,敬请期待新年大放送。

辞旧迎新之际乃是感受时光流逝回想过去展望来日的好机会。记得橘子大梨婚礼上与各位有一个999日之约。今天正是时光胶囊开启之时。根据约定,但凡当时没有在信封上留下地址的胶囊,橘子大梨就认为是给我们的祝福消息,今日启封,公布于这里。很抱歉的是当初留下地址的胶囊,因为因缘际会,今日无人在大梨故乡寄送。但是各位莫失望担心,胶囊们被妥善保管,约10天后自会寄出。

感谢各位,在我们婚礼之际来到大梨海边的故乡共聚,我们回报以流动的盛宴在999日之后重温。无论长幼现时回望当初,可否也想对近三个寒暑前的自己说点什么?可惜大梨橘子的时间胶囊只能走单行道。所以如果有所感悟,就珍视未来的生活吧!

诸君新年快乐!

rl0001
rl0002
rl0003
rl0004
rl0005
rl0006
rl0007
rl0008
rl0009
rl0010
rl0011
rl0012
rl0013
rl0014
rl0015
rl0016
rl0017
rl0018
rl0019
rl0020
rl0021
rl0022
rl0023
rl0024
rl0025

血钻

Screen Shot 2015-06-11 at 10.44.17 pm

2006年的电影带血的钻石讲述1999年塞拉利昂的内战。非洲盛产钻石,以及各种宝贵而美好的东西。但在一个弱肉强食没有妥协的空间的地方,资源就变成了诅咒。地头蛇抢占了资源(钻石),其收入维持军事高压统治,攫取更多的资源。而钻石公司一手收购钻石,一手贩卖军火。同时第三手把收购得到的钻石捂盘不卖,造成紧缺,第四手拍摄很温馨美好的广告“钻石恒久远……”。这几乎不是电影,这是现实。

所罗门是塞拉利昂的一个渔民,Dia是他的儿子,每天被逼迫很早起床,走10里路去上学。他长大了想做一个医生,但地头蛇冲入了他的村子,强迫所罗门去做奴隶矿工,筛钻石。而Dia和妈妈,妹妹弟弟流离失散。Dia被抓到团伙中,他们想把他训练成杀人机器。所罗门在矿上碰巧发现了一颗大钻石,被一个钻石公司的收购贩子获知。后者动用社会关系帮助所罗门找回儿子和家庭,交换大钻石的位置。《血钻》就是这样的故事,所罗门一家喜剧也好,悲剧也好,塞拉利昂都是彻底的悲剧。

以后,不要买钻石,不要买象牙,不要买珊瑚,不要买虎骨,不要买犀牛角,不要买翡翠,不要买穿山甲。不要买别人亲离子散家破人亡,更别说野生动物制品里面的动物。

Screen Shot 2015-06-11 at 11.08.03 pm

轻松一点。<>的意思是:“哎,你说万一……”,是一本由网络漫画家写得科学问题小册子。包罗万象,卓尔不凡。比方说,问题“哎,你说万一棒球投手投出一个光速0.9的球?”
“……球的前表面会跟空气分子剧烈的碰撞,撞到原子核都粘在一起,也就是说,发生了聚变反应……

Screen Shot 2015-06-11 at 11.06.23 pm

……随着球的运动,你得到了一颗氢弹……”
Screen Shot 2015-06-11 at 11.06.33 pm

山不在高

咱家开门见的那山真算是个安静的去处。卡通巴(Katoomba)就是山上最大的镇子了,就算这么“繁华”的大镇,达赖喇嘛仍然可以平平常常地做一场演讲。强国都不来打扰他。达赖喇嘛说,这山这镇有“灵气”(spiritual)。原来咱们大梨橘子平时经常来沾灵气啊,怪不得孕育一只充满spirit的嘟。演讲的票还是早早一个月前就买不到了,只能远远地望一眼。虽然达赖喇嘛常常来澳,但是他毕竟高龄了,而且这么僻静的所在,该不会常常来了吧。达赖喇嘛已经宣布不再转世了,真不知几生几世能得瞥一眼。

lama

虽然不信佛教,但是雪山上的藏人实在是很特别。当研究或者了解接触一种文化,丧葬仪式是其中占有很重要地位的一个元素了。藏人在这方面与众不同,既没有一把火烧掉的告别,更没有弄个万年防腐的棺材或者做个木乃伊那样的贪恋:跟尘世一旦告别,身体马上拿去喂鸟,立即回到生物圈的循环中去。简直是洒脱地丧心病狂出类拔萃。这样特别的雪山里的藏人的精神领袖,来给你讲人生该怎样放下,怎样快乐。简直就像少林扫地僧来指导你怎样扫地一样。真的应该看一眼啊。

顺便来到劳拉小镇边上的芳草地,就着灵性山谷的风,吃了一顿饭(当初一家人野餐的地方,各位万里之外们,想念,速来)。然后又在某秘密甜品店享受一杯咖啡,美好极了,幸福所在。

picnic

我知道各位看我啰嗦到现在,都在找某只小人儿,在这里

兜海风

上回偶遇了白沙滩,可惜时间所限,不得多留。今天清晨出发,特地再次拜访。

好久没有贪早行路,出门即遇见不同寻常的状况。湿冷的空气,浓雾弥漫。特别地是,雾气就像睡着了不小心飘荡到地面的云朵。一团一团地:转过一个街角,蓬面而来(赶紧减速关高光开雾灯,低速划雨刷),再上一个高坡,发现湿气和雾气向下流淌去了,豁然开朗,(赶紧开大灯,加速,关雾灯,关雨刷)。手动档的新车,忙活得跟打街霸一样。

清晨的Wollongong是一派清晨的景象!初升的朝阳统治了天空,极远的地方有厚重的积雨云和来自或者去往不知多远的远方的远洋巨轮,都温顺地排在地平线上。安静且无害。
wlg

不等审美疲劳,继续沿着Grand Pacific Drive前行。与上次寻此路而行相比,无人导航,却多了不少行路经验。居然一个路口不差地走下了这百八十公里。期间经过当年误入的工厂院子,路上小憩吃冰淇淋的小店,环视南部高地丘陵起伏的观景点……没有停下,都是几秒钟即闪过,然而贪吃的,导航出错慌张的,见到美景兴奋的,各种橘子还是滚滚而出。我决定Grand Pacific Drive是我们的路。

早早到达白沙滩,我决定从相邻的小镇(Vincentia),沿一条林间小路亲自走过去。林间走了两公里多,眼看就要到了。折返,驱车(这要绕10多公里)开到白沙滩,走沙滩。Jervis Bay是一片平静而广阔的水域。库克船长当年到达这里的时候,碰巧风向不对。船长只好继续前行,最终多走了百多公里,在Botany Bay登陆。于是有了悉尼,而Jervis Bay就这样平平静静的潮涨潮落200多年,就想她在之前的两亿年那样。碧浪白沙,踏浪逐日。如果我们的天文学模型靠谱,40亿年往后,日将满天,真正吞天噬地。橘子无论在天涯海角都会害怕的。但要是跟我融为一处,她就该安心了。俱为星际尘沙。走完白沙滩之前,又折返,这么漂亮的地方,得等她一起通关。
Ausgeolbasic
treading-water

路上被人嫌慢,钉着屁股开。索性礼让三先。停车处却是一个漂亮的小镇,袋鼠谷,袋鼠没见到。却有一家古色古香的店铺,名“怀旧工厂”,书虫如我,自然盯上各种老杂志,包括一本索价不菲的1959年的Play Boy。淘得小书。心满意足。
treading-water

treading-water

一周二发!

回国两周啦,这网络呀,不靠谱!(第二段视频暂时不可用,正在上传中……)

但是咱们总算没有丢下小周记,请戳这里这里

或者看下面

和下面